打印

【待取】(专集)----------会员 〖零伍零伍〗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6

【待取】(专集)----------会员 〖零伍零伍〗

排序自上而下

【《步出夏门》行组诗有感】

【“牵手”的故事】

【文明祭】

【《短歌行》赏析】

【升官记】

【抗挣还是逃避】


[ 本帖最后由 SGWX 于 2009-5-23 00:55 编辑 ]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6
TOP

【《步出夏门》行组诗有感】

[标题]步出夏门行
[朝代]魏晋
[作者]曹操
[体裁]古诗

[原文]   
   艳
   云行雨步,超越九江之皋。
   临观异同,心意怀游豫,不知当复何从?
   经过至我碣石,心惆怅我东海。
   
   观沧海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冬十月
   孟冬十月,北风徘徊,
   天气肃清,繁霜霏霏。
   鹍鸡晨鸣,鸿雁南飞,
   鸷鸟潜藏,熊罴窟栖。
   钱镈停置,农收积场。
   逆旅整设,以通贾商。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土不同
   乡土不同,河朔隆冬。
   流澌浮漂,舟船行难。
   锥不入地,蘴藾深奥。
   水竭不流,冰坚可蹈。
   士隐者贫,勇侠轻非。
   心常叹怨,戚戚多悲。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土,人乃生存之本。)   
   
   龟虽寿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螣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
   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背景介绍]

  《步出夏门行》,又名《陇西行》,属古乐府《相如歌。瑟调曲》。“夏门”
原是洛阳北面西头的城门,汉代称夏门,魏晋称大夏门。古辞仅存“市朝人易,
千岁墓平”二句(见《文选》李善注)。《乐府诗集》另录古辞“邪径过空庐”
一篇,写升仙得道之事。曹操此篇,《宋书 .乐志》归入《大曲》,题作《碣石
步出夏门行》。从诗的内容看,与题意了无关系,可见,只是借古题写时事罢了。
诗开头有“艳”辞(序曲),下分《观沧海》、《冬十月》、《土不同》、《龟
虽寿》四解(章)。当作于建安十二年(207)北征乌桓得胜回师途中。

   

[本人鉴赏]                         
     接着讲河朔(今天的辽南、河北一带)很是寒冷,大概还没有温室效应一说,
一千多年前的室外气温想来要却比现在低很多,冰天冻地间行军自然很是艰难。

   最后一章,也是最重要的部分,作者浮想联翩、踌躇满志,表达了他雄心不
老的决心。

   秋风、孟冬等自然界的肃杀景象往往被诗人用来表现悲切、失望等情感,到
了曹操笔下却别有一番滋味。

   当时的曹操已经五十有三,早过了知天命之年。他二十而入仕,宦海沉浮接
近十五个年头,直到走上起义兵反董卓的独立集团的道路。从此以后,他击破黑
山、胁降黄巾,又走袁术、灭吕布……十年之间纵横黄河之南,兼并诸侯无数。
然而面对鹰扬河北的强敌袁绍实在不能速胜,于是用六年时间才摧毁了其统治的
根基,又过两年才最终扫平袁氏残余。

   曹操戎马半生,至此终于大患剔除。虽然南有盘踞荆襄的刘表、刘备,西南
有巴蜀的刘璋,江东的孙权以及关中、汉中的群雄还在,不过在他当时看来都不
是重要问题。曹操要在自己的余生里,囊括四海、包举九州,就需要同时间赛跑,
于是他发出了“老骥伏枥”、“烈士暮年”的感慨。

   可惜的是接连经历了赤壁折戟、夏侯败亡的严重挫折,曹操终于不能统一全
国,不能不说与他自己英雄暮年(生理和心理的局限性)有一定关系。

   做为一代开国帝王,曹操在作品中凸显了汉高祖“大风起兮”的气概,又有
唐太宗“天可汗”的风采。整篇组诗笔法古朴厚重,而且言之有物不尚浮华,不
愧三曹七子之先驱,为魏晋诗歌之风骨。

   在下以为所谓武略和文采相得益彰,曹操其人非有雄才不能吟成此诗,近世
者毛泽东、陈毅颇得孟德遗风之一、二。


【“牵手”的故事】

      从前听苏芮的《牵手》只觉得文辞优美,曲调悠扬,其中的韵味和寓意无从
领会,人近中年才从浮躁中醒来,恍惚间慢慢地品评……

  以前孩子发育的要晚,不知谁还能记得多少小时候的事情,我的回忆里关于
学龄前的星星点点没有“牵手”痕迹。那时侯,家长对孩子的爱也很含蓄,拥抱
贴脸都没有,所以这也可能是在我的印象中为空白的缘故吧。

  在那时的求学年华中,同学间友谊都很纯洁,早恋的与现在比反而很受歧视。
那时我的朋友都是男同学,特别要好的就象是亲兄弟,不勉有亲密动作,勾肩搭
背的有之,拉手相扶的就更不足为怪了。这事儿要是到了现在恐怕就有同志之嫌
了。至于对异性间的身体接触,双方都很是避讳,简直达到了“男女授受不亲”
的地步。还是在高中的体育课上,老师教团体舞蹈,男生和女生都窘的不行,及
到拉手的动作时大多做个样子,就象打太极拳一样。大家也觉得好笑,嘻嘻声不
止,最后老师也没教下去。

  那时的学生多数都是不知爱为何物的懵懂少男(女),这可能与饮食结构也
有一定关系,至少吃的东西里没那么多激素吧。

  人都有情窦初开的时候,我第一次牵女生的手是在很久以后了。当时也没什
么感觉,就是认为谈恋爱就应该对人家这样吧。但是从真正的初恋女友那里才知
道,第一次握手时她感觉很别扭的,而且持续了很长时间,要不是我长的一表人
才,恐怕早就吹了。但她的这番话让我对“牵手”有了新的理解,那个第一次牵
手的女生真有可能就是因为我的唐突呀。其实,三任能算上女友的手还真有些不
同的感觉,只是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了,相同的都是软软地、细嫩地让男生心醉
(也可能只有恋爱中才有)。

  妻子就是我的第三任女友,我们那时还是农村的叫法“对象”。经历了前几
次,我自然有了些经验,也没特意总结和安排,很顺当地就水到渠成了。记得是
个夏天,虽然是在晚上出来散步,但还是很闷热的。我俩刚从冷饮点吃完东西出
来,她就喊冷,还自顾自地直搓手。啊,机会来了,我连忙伸出双手把妻的小手
捧过来,捂了好一阵。从此,妻就没感到过别扭,我俩的第一阶段也就圆满达成。

  热恋来临了,我们经常手拉着手徜徉在街头,没完没了地漫步在幸福中。这
也有好处,在人口密集的商业区免得被挤散了。有一次,我突发奇想,走着走着
对妻说:“拉错手了,你!”妻是个老实人,闻言大惊,象扔烫山芋似地把我的
手给撇了开来。结果是我笑着忍受了一顿甜蜜的暴捶,引来周围人的侧目。

  婚后的生活是安逸的,但同出同入的机会却少了许多,偶尔走在一起总是她
挎着我,纯粹的牵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消失了。

  直到有了孩子,当他那稚嫩的肉手本能地握着我的一根手指的一刹那,我感
动了。这就是生命的延续呀,我的希望之星诞生了。儿子小时候总是玩我的手,
弄来弄去的没个够。等他会走了,牵手是不可避免的。与孩子拉手有种责任感,
那是小生命对你的信赖,你不可抛弃的那种。渐渐地发觉小手变大了,变得有力
量了,我不得不鼓励他自己独立,别在拿我当拐棍。明明知道长大的孩子会不让
你稀罕了,终久会离开我,但我也要尽快狠下心来让他自己锻炼。就象是寓言故
事里那只老狐狸一样……

  有句流行的话说夫妻间拉手“好象左手握右手”,真是再形象不过了。往昔
的激情已过,生活平凡地周而复始,爱情早就化做亲情,唠叨代替了甜言蜜语。
现在的大街上,手牵手的都是些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再有就是些关系暧昧的男女,
真正的夫妻能有几对呢?

  入夜了,我去握妻的手,她急忙示意有孩子在,把手抽了出来。可我执意地
伸手过去抓,妻挣了两挣也就不动了。早先滑嫩的细手虽然依旧美白,但随着岁
月的磨损也渐显粗糙,微微使人心痛。

  “执子之手,与汝共老”——我心里莫名涌起一丝惆怅,一丝满足!


【文明祭】

国家多灾,人民多难;
上下几千年间,民族命运如此多舛。

人祸并不减,同类相煎何太急?
天灾也连连,全凭爱心骨肉牵。

南京屠杀,沉痛不仅在华裔,是人类文明的耻辱;
汶川抗震,非只国人之责任,乃环球世界之善举。

养兵千日不唯保土,古者凶器今又救难;
熔剑为钟终有日,天地不仁人有情。

历尽千般磨难,再经万番抗挣;
中华儿女永不放弃,文明圣火世代传承。

让我们在祭奠逝者的同时,一起为人类的明天祈祷吧!


【《短歌行》赏析】

[标题]短歌行
[朝代]魏晋
[作者]曹操等
[体裁]古诗

[原文]

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鉴赏]
   《短歌行》中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作为千古名句为后人所传唱已经近
两千年了。但就是这么脍炙人口的一首名诗,却经历了几番对其背景和内容上的
歧义。古有罗大家把它演义成赤壁大战前夕的横槊独舞,至今“如日中天”的易
老师仍然将之归为曹操一人名下,其谬皆远矣。

  正解当为:建安元年(公元196年)曹操奉献帝都许的同时,采用“唯才
是举”的原则招揽了不少能人贤才。

  《短歌行》就是这些人应邀来到许都,在宴会上宾主双方互相答谢、唱诗以
和的结果。而且是一唱一和不能尽兴,又再咏再答,于是全诗共一十六句,每四
句为一组,第一、三组为来客的唱辞,第二、四组是曹操的答赋。

  该诗在风格上完全属于“建安诗派”一流,在各个方面都代表了魏晋南北朝
这个诗歌黄金时代的开端。

  在内容上,主、宾双方从不同的角度抒发了各自的情怀,形象而概括地体现
了他们的言行、主张和胸襟。

  既有宾客回忆从前的怀才不遇、颠沛游离的忧思心情,也有主人思得良才,
求贤若渴的迫切情怀;既有旧朋感激老友对他们的关怀,又有曹操汇四方之才俊
而成大事的雄心。

  在形式上,抒情、写景、咏物相结合,感觉是国画大师临风挥毫,刷刷点点
过后再经点睛之笔,一副集花鸟、人物和山水的图卷跃然纸上。酒、瑟、笙、
“契阔谈宴”等为近景实绘,鹿、月、星、乌鹊、山、海等为远景虚描,以此而
组成的水墨线条令人欣赏赞叹。

  在文辞上,语言风格古朴而又不失生动,稍微夸张一些说:可谓字字金玉,
换一字则俗,替一词则过雅。

  诗中借古抒意,也不乏贴切的比喻之词:比如“青青子衿”、“呦呦鹿鸣”,
这两则为《诗经》的成句;取典则“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的典
故都包含着生动的故事传说;起兴则“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月明星稀,乌
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古有“诗言志”的说法:该诗中主宾双方都假借景物以表达心情,可以说是
当年刚刚兴起的建安文学之一大特点。

  不同的是:宾客以感叹人生短促、“及时行乐”的思想为主兼及对主人的感
激;曹操虽未赘及“志”语,但在表现欣喜宾客来访的同时更注重情真气直、慷
慨激昂,使全诗的要旨归结在显露主人志大必成的决心上。

  又有“诗起于乐”之说。本诗的节律感颇为强烈,朗朗上口。如果说“青花”、
“明月”是浑然天成间仿佛天籁之音从空而降,若常娥、仙姬般半抱琵琶依曲而
歌;那么《短歌行》显然来自人世的古筝乐,非悲凉、雄浑似刑天、夸父之辈难
以弹高而奏响。

  《短歌行》整体上看是文情并茂、结构严密的,给人以刚健而朗畅的感受。

  曹操不讳言自己为一代“奸雄”,后人对他在政治、军事上的评价也多有诟
病,而对其在文学领域获得的成就是认可的,具体到诗歌本身的艺术性而言,持
否定态度者极少。“宾”方虽然史无可考,但也应该属于“邺下集团”的文人。
他们共同开创的建安文学无疑树立了魏晋风骨之根、干,《短歌行》一诗也就不
愧于永享佳作名篇之美誉。


【升官记】

      本故事完全真实,如有出入,我是正根。

  其实我早就有把这段经历写下来保留的冲动,太恨自己从小就没养成写日记
的习惯,当初爹娘连打带骂都不好使,今天可就遭了罪了。本人记性本来就差,
又是翻档案又是找资料,真不容易。谁让我这个人天生的执拗,没边的事儿也不
会编巴,总要有些影子的才好发挥,或者叫做戏说也行。

  算起来到色中色公司来上班已经快两年了,公司当时就是个成立颇久的综合
性大型合资企业,总公司虽然在国外而主要业务却在国内。管理层中的人才汇集
了大陆、港台、海外的不少精英,而且理念和宗旨是以人为本、与时俱进的。当
然,这也是我近半年才领会到。

  刚来的时候就是个临时工,反正当时在几个公司同时兼职(都是临时工)。
你先别笑,大学刚毕业的都这样,有奶就是娘的事儿谁都干过!对公司的感觉是
业务也不断拓展,外包装也常常变换花样。现在知道了都是A老板和S总监的功
劳呢!通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我竟说反话,谁考察谁呀,哈哈),我基本上只在
三、五个公司混了。其中包括色中色公司在内的两家公司录用我为正式工人。虽
然等级很低,还是记件工资,但我不用担心被随时开除了。大学毕业当工人?你
还别笑,现在大学毕业的硕士生还找不到好工作呢,能象我这样你就知足吧奥。

  来公司,我基本上是到文学局报到,先前主要是到转贴处去。那里的活多,
干不完的。别的公司没见到的,在转贴处基本都有。论到转贴之全,可以说是环
球华人的极致了。但我也不能满足于当一辈子工人呀,可原创也太难了,从来都
没敢下过手,回复又太慢了,几时才能见亮呀。

  以我的聪明才智,终于琢磨出了一个捷径——写评论吧。其实这活很俏的,
写过的都知道,那是相当那啥了,是吧(做赵本山伸手状,究竟是哪啥,自己想
去)。曾经写过几篇发在别的公司却没被发现,求爷爷告奶奶地才给个暂住证。
发现色中色公司也开了评论业务后,我就先盯上了,竟然有人盗版我的专利。我
试探着想一稿两发,于是把在别的公司发过的评论再发到色中色公司来,经过M
大(现在已经退休了)的验证果然发表了。

  可是文学这套业务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上已经渐渐势衰,所以我那几篇评
论基本没人搭理,几分钟热血过去就冷了。好在我还有几处兼职,勉强糊口度日
还过得去,轿车就甭想买了,房子也将就旧的吧。“急死万科,喝光老吉”是我
那时的口号,够有预见的吧?!

  俗话说“机会总是给有心人准备”,可我说是缘分天注定更加贴切些。

  记得还是去年,发现藏经阁科成立,很是感兴趣,给当时的科长CKBOY
发了几个自己保存的作者目录,没想到真遇到了贵人。可算有了门路,我马上写
了一份入党申请,先混进去再说。另外,也干了这么长时间,想给公司做点贡献,
不能白待了呀。

             (这里有小段待补)

  从此,联系上了组织,入党参加了革命。先是在转贴区的人妻科做预备党员
工作,CKBOY自然是该科科长兼党小组长,好像还有几个同党的,只是我还
没弄明白谁是谁就都调转的调转,退党的退党,可能也有被开除的,反正也没了
记载无据可考了,在我的头脑中全成了“集结号”中的失踪者(有想追认烈士的
请本人或家属到我这里来报道)。很快,组织又派来预备党员到这,STAR和
火狱两个少壮的。明显都是生帮子呀,活全让他们干了,弄得我直担心表现不佳
被咔嚓……于是,我就给他俩商量工作时间错开,谁开干的别人就别插手了。这
老二位可能是没听明白,也可能是装糊涂,躲躲闪闪地左顾而言它。可也不能明
说呀,我就三番五次地PM他们,嘿,还真对得起我这嘴皮子,终于说通了。现
在想来也可能是嫌我烦了吧,可我这就不管了啊,政绩要紧呀,要么入党干嘛?
(看来动机明显地不端正)工作渐渐进入正轨,可入党介绍人CKBOY却走了。
他原来就是兼职,上头的意思要他专心藏经阁的工作。我的心也是肉长的,只觉
得空空地真有些舍不得呀。

  有一天AWWT来科里,问我怎么没在?后来我听说了吓得够呛,以为是那
位领导来查岗呢,解释了大半天。后来才弄清楚,AWWT处长当时还是个科长,
是来串门的,我这个悔呀,表错情了不是?不过,不打不相识,A处后来还是帮
了我个人不少的呀!其实转贴处的工作还是很忙的,又枯燥,所以很少有人能长
时间地坚持。干长了的也都升职了,但确实都是精华人物,常常下来帮科员们干
初级活,人品都是令人敬佩的那种。我呢,也不爱干这活儿,但看在工资的面子
上,还有当初的承诺总要坚持下去啊!

  自从我们人妻科没了科长办事确实不方便,都要叫处长和副局长来摆平。我
还没说什么,STAR和火狱两个就张罗选科长。我一声都没响,看热闹儿吧。
果然白班的STAR被代理上了,早在我意料之中嘛,谁让我没时间,业绩自然
没他俩好了。

  时间不长,我第二次遇到了机会。不,应该是机会第二次碰上我了。背影局
长在文学局的管理办公室公开招聘评论科的管理人员,正是我的强项所在呀,心
里这个乐儿。二话没说,上去一把就摘了皇榜。局长一看先是一愣,接着道:
“你小子呀!你以为换了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这角色就你了!”我从前不是这
名,管理后改的,所以有此一说。皇榜上讲的挺好的,说是最令人看好的科室,
很有发展的。到了那里一看,不象是说的那样呀。人员就我老哥一个,连个办公
室都没有,门前冷清,别说车马了,连步行惠顾者都极少。嘿,老大啊?您这是
把我发野地里来啦……

  总算毒药处长(现已退休)给我批了一间办公室,可来宾太少了:无风处长
来过两次,超副局来过一次,dontknow副处(当时应该还是科级吧,叫
不准了,他是图片局的)、诱惑科长也各来过一次。一个月中也就四人五次破我
办公室的门槛。这是指答茬过的,在门口偷窥者不在此数,我也看不住狗崽队的
偷拍。现在评论区不只在办公室,所有地方都是这样,早晚弄出艳照门来。

  (后来真让我发现有私自把我区机密评论转贴到其他公司的,发了个公告后
还真就不再转了,恩看来是个义贼)

  这里插一句,毒药和诱惑两位的口音象是闽粤一带的,这是从舌头硬度上判
断的……

  在评论科不安心工作都不行的,好在我读评论有瘾,一边从头开始翻旧帖子,
一边嘴里唱着“万丈高楼平地起……”在下五音不全,平常是不敢唱歌的,反正
这里没人,西西。干累了,就站起来活动活动。怎么着也是个主任科员了吧,桌
子、板凳都归我领导,谁不服,啊?但总对这些木头训话也起腻,就到局里的管
理办公室灌水,可还是人头不熟,感觉跟评论科也差不多,没多大乐趣。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怎么象劝失恋者的话?),渐渐地科里也有人声了。S
TAR和火狱两个都到我这里问候过,我也常去人妻区看他们,离远了反而更亲
切了,是距离产生“美”?

  最让我意外地是碰到了" 法师" 这个大神,

             (这里有大段待补)

  四更这小子可不白给,刚刚入党就四处出击,转着圈地拉关系混熟脸。到现
在也没弄明白他的名字得罪了谁,叫“几”更的都有,我就叫他“X更”了。不
知道跟他怎么搭上话地,记得也没怎么被忽悠啊,反正弄得我是晕晕糊糊的。他
一直在转贴处,和我的业务不搭界,可在评论科干惯了,拉业务成了职业病:
“喜欢什么样的,我给你介绍几个。”下一步才让写评论呢,别上来就露底,吓
着人家就不好了。四更基本没吃这一套,很笼统地讲了个大概。这让我怎么给他
找呀,当时就绝了念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次他主动说欠我们科的评文多少
多少的,把我都闹愣了,只能恩啊地支吾过去……果然真就见他的文章发过来,
水平还不赖,我自个偷着乐了好长时间。

  最糗的事也是因为他,不是这次机会我还真不想说,一直打算把它烂肚里呢。
那时他还在主任科员的位置上,见他对色文也不是一窍不通,就建议他换一个处
干干。我倒没什么私心,色城当时正好人手不够,没事儿闲得我就给人搭上鹊桥
了。上岁数的人都这样,其实给人介绍对象不是什么好活。成了大多把媒人扔过
墙,不成两方都会埋怨你,图什么许地呀?“嘿,X更,换换工种吧,干蓝领太
累了,也没什么技术含量。”他没直接回绝,先问我哪里有好位置。听说是到色
城干预备科员,四更连忙摇头,说是习惯抗大包了,太文静的干不了。我心里暗
想:真没出息,肯定是显官小呀,目光短浅了吧。

  这事儿刚过不久,余音还绕着房梁转圈呢。奇事就出来了:四更升任转贴处
的副处长。诶- ,这是怎么回事情呀,年轻轻地升的也太快了吧。朝里有人?不
能够啊,谁不知道全公司范围内哪哪都是官越大越挨累,远不如离退休的逍遥,
从来没见谁走这种后门的呀。我寻思了好几天,又见到新上任的四更忙活的业绩,
终于想通了。原来这小子本来就是一后备干部,属于年轻有为那一伙的。平常的
姿态还挺低,谁都爱跟他开个玩笑什么的。这倒把我唬住了,差点把人家耽误了。
可我怎么着也不能太势利了,叫他老大- 四处都不合适,X更是不能叫了。末了,
我拐弯抹角地让四更知道我比他岁数大,就直接称呼他兄弟了。

  经历什么事儿都能让人长见识,还是古人说得好啊:“人不可貌相,海水不
可瓢蒯。”

  注:KUAI字应该提手加" 汇" 字,可我打不出来,用" 蒯' 代替。

  领导也是人,别把我们看神了,不管装的还是真的,马屁还是不拍的好。革
命工作分工不同,都是为人民服务,所以管理层也有矛盾是很自然的事了。什么,
问我具体什么呀,那我说不了,因为属于2级机密,级别也不太高,大概30年
后就能随便讲了。如果你真的很好奇,又真的有耐心,到时候你PM我下,或者
找地方发个帖子,我一定跟贴回答。

  话回上段,我这个人是一老“愤青”,对这事总觉得不平衡,难免工作之余
态度上带出来。闷头在评论科待着吧又不甘心,于是乎到舞文科打杈。朋友们,
接受教训吧。领导是干什么吃的,都不是一般人,手下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可
高管也没说什么,我自己心里可犯嘀咕了,这下可坏了,不给我穿小鞋才怪呢。
可我又想错了,人家根本没这么做,到是给我提了职,由科长升处长。得,我整
个一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没说的,好好干吧……

  请假在家的法师主任听说了,连忙赶回来,又是给我开联欢会,又是祝贺握
手,把我弄得很不自在。你是把我架火上烤啊,嫌我占位置,哄我吧。我还是老
办法——装糊涂:“法师呀,别搞这些了,影响不好。再说,我没觉得有什么不
同呀?”各位看官,这么说够高的吧,厚黑学的底子,学去吧你们。从此,我是
处长待遇,可没见任命书的,四更处长就问过我是怎么回事情儿。我们背局长是
个特儿深沉的人,也没告诉我,我怎么知道,只能回答“领会精神吧”。打那儿
以后,这个四更见到我就叫领悟大哥了。我干脆把名片上也印上这两个字,到处
招摇……

  公司向来是阳盛阴衰,所有员工里女性本来就少,干管理的MM就更少,而
才女就少之又少。这里要替背大吹下牛,他老人家功力深厚,“闻香识美人”一
招近人皆知,所以文学局的MM基本都佩带袖标。

  凤凰儿就是舞文科里出名的美女加才女(据我所知她对拆字很有研究),整
天一大帮粉丝象苍蝇一样围着她转。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都是有
数儿的。凤凰儿的签到贴是文学局第一高,我曾经想围绕着人家建几栋群房都没
成功。一个偶然的机会,也许是凤MM的失误吧,我才知道这个小丫头不完全是
“色诱”,而是重金买通,我想这一招特别是对那些“赌鬼”有效。凤凰休假回
来干脆把签到贴改名为“文区第一水塔”,还打出了“有几块砖是你搭建的?”
的反问句式广告。

  我自以为是过来人,对这些追星族很是不屑的。但事到临头,也难免心猿意
马,看来本人也不是能做怀不乱的主。不过背大的语录给男人以安慰:“色而不
淫就好。”

  记得是凤凰上次回来不久,我接到她的电话“挪过来了吗?挪过来吧,嘻嘻
……”我听得满头雾水,一查来电显示为是舞文科的山水组。不管怎么样,先去
看看再说,我故做镇静地踱到山水办公室的门前。凤MM正在自各发牢骚:“事
实上感觉这里只是个活动场所,只在活动时人声鼎沸,其余时间一片静谧。”见
我来了,妩媚一笑,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便。原来是前些时候我要把发到评论科
的一篇比较素的转过山水组,特意留了个条子,所以有她的询问电话。我道:
“还以为让本人挪过来,激动了好一阵,原来是会错意了。”看看四周没人,就
厚着脸皮接着说:“不过,还是挨着妹妹坐一会儿吧,养养眼……”凤MM倒也
大方:“就是让你挪过来呀,嘻嘻……”她这次回来后,基本上是不笑不讲话,
用A兄的话说这个笑脸是凤凰的专利了。“这里也是搞评论,我喜欢,接受邀请!”
我嘴上说着,心里想法师再撵我就真有地方去了。可是好景不长,凤MM很快暂
时辞职,山水组办公室又门可罗雀了。

  还有就是“文区第一水塔”现在也徒有虚名了,四更的“咖啡馆”已经后来
居上。本来那里开张伊始就高朋满座,吸引了不少的闲人逸士。而且随着几个漂
亮MM的抛头露面更是火得不得了,白天黑夜都是红男绿女出没其间,艳闻情事
自然留传出不少咧。

  我估计个人的官运也就到这里打住了,但故事还没结束。


【抗挣还是逃避】

无论你是大富大贵,还是平头百姓,
无论你是先生达人,还是后辈小子;
仰面苍穹,俯瞰大地,人类是如此渺小,
我们没有什么区分,唯有精神上的平等。

不要哭泣,除非为了你的亲人;
难免心酸,因由是公理被践踏。

挣扎,也许会越陷越深;
反抗,可能带来的是死亡。
我本无所畏惧,在抉择面前也犹豫。

选择沉默,是因为我不舍得家里的兄弟;
选择逃避,是因为我深爱这片热土。

我拒绝麻木,尸位素餐非男儿事;
我嫉恶如仇,想把黑暗一笔挥去。
光明如果来临,阴谋和卑鄙将无处藏身。
庆幸自己的“愤青”吧,那未被岁月抹去的血性!

谨以此文献给天生情商颇高而痛苦并快乐着的朋友们!


[ 本帖最后由 SGWX 于 2009-5-23 01:01 编辑 ]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15 0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