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凌辱] 【沦为母畜的千金大小姐】(1-3)作者:慕容惜花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24

【沦为母畜的千金大小姐】(1-3)作者:慕容惜花


            【沦为母畜的千金大小姐】

作者:慕容惜花
字数:10070

                (一)

  「大小姐!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绿源地产的写字楼内,总经理林悠然看着面前的大美人,有些不安的问道。
季若熙脸色冷漠的看着这位跟随自己老爹几十年的老臣,直接将一份文件扔到了
他的桌上。

  「林叔!看在你从小把我带大的份上,这件事,我不打算伸张,可是希望你
最好在半个月内把帐补齐,不然到时候,咱们可就要董事会见了!」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总经理办公室!

  林悠然将那份文件拿到手中,额头上顿时冷汗淋淋。他暗自挪用了四亿公款
中饱私囊的事情,本来是做的天衣无缝,这死丫头怎么查出来的?本来她还以为
季老头老糊涂了,竟然让这么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做公司的财务总监,虽然季
家这丫头是什么沃顿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但是才二十五岁能懂什么。可是谁能
想到,这小丫头只不过上任了短短三个月,竟然就把自己这点老底查的干干净净。

  该怎么办?

  还上窟窿?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些钱早变成了他的豪宅别墅以及包养四个情妇和六个
私生子女的费用,就算是杀了他也还不出来钱!可是如果不把窟窿补上,让那个
小娘皮把这件事捅出来了的话!他可就真的完蛋,四个亿,就算把牢底做穿都休
想拿得出来!更何况,季老虎那个王八蛋,如果知道自己贪了他那么多钱,自己
一家老小肯定都会被他拿去沉了黄浦江。

  怎么办?

  林悠然在办公室内狠狠的抽掉了三盒九五之尊,直到天色已经全黑,这才下
定了决心!妈的,不要怪老子不仗义,是你逼老子的!

  「该死,怎么开车的!」

  季若熙拍打着自己玛莎拉蒂的方向盘,有些不满的说道。

  今年刚刚年满二十五的季若熙,正是花朵般的年纪,一低头一抬手之间,都
是无限风情。作为从小到大校花的不二人选,她可是长得国色天香风情万种,一
米八一的模特身高使得她就算在沃顿研读的时候,面对那些大洋马也丝毫不落下
风。

  而且注意健身的季大小姐,身材更是玲珑有致, C罩杯的胸怀虽然在那些大
洋马当中不算胸围,可是放在国人的标准里,已经能傲视大部分英雌了。再加上
她老爹季连城人称上海首富,家产千亿,可谓是天下顶级的白富美,所以导致至
今为止,都没有那个男人能入她的法眼。

  今天晚上,公司有个重要的合同需要谈判,本来这种事总经理林悠然应该亲
自去的,但是自从她将林悠然的账目查出来之后,这位总经理现在据说每天都在
焦头烂额的套现好填窟窿,实在是没有时间。

  可是其他人,又都不够资格,所以她这位董事长的爱女,绿源地产的财务经
理,就只好独自上阵了。

  对于林悠然这位跟随了她老子几十年的老臣子,她还是希望给他一个机会的,
更何况季连城最近的身体不太好,医生嘱咐千万不要动怒,所以至今为止,林悠
然盗用公款的事情,她都还没有告诉他。

  「前面还走不走啊!绿灯都快没了!」

  季若熙有些烦躁的按了按喇叭,这客户挑的时间马上就快到了,自己不管怎
么说都代表了公司形象,总不能迟到啊!

  在她的催促下,前面的破本田车这才慢慢开始挪动起来,眼看绿灯就要灭了,
季若熙一脚油门就加了上去。

  与此同时,一辆呼啸而来的泥头车,也对准了路口冲了过来!

  『砰!』虽然玛莎拉蒂是世界名牌跑车,但是与泥头车相比,还是差的太远
了!

  整个超跑被泥头车直接撞飞了,落入了滚滚黄浦江内!

  「大哥!事情办妥了!」

  本田车的车主,看着季若熙连同她的爱车一起落入了黄浦江中,这才露出了
满意的微笑。

  老张头又如往常一样,开始了一天的日常巡视工作!大毛二毛两只獒犬陪着
他,在江面上巡视起来。老张头在别人眼中就是个怪僻的拾荒老头,说难听点就
是个死要饭的。只是他从来都不会主动乞讨,你给,他就收着,你若不给,他也
不强求。黄浦江边的拾荒者无数,而老张头能成为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他一身
驯兽的本事。

  据说老张头几十年前也是风云人物,只是不小心得罪了大人物,这才被人祸
害的家破人亡,那只瘸腿,就是那时候断掉的。哪位大人物听说现在手眼通天,
老张头能留下一条命来,就已经是托天之幸了!

  摸了摸自己身上许久没洗的脏大衣,老张头对着黄浦江双眼泛白。不知道老
婆子在江底还好吗!当年他因为反对季连城拆迁他的驯兽场,被他带人夜里捆了
全家沉了黄浦江,若不是靠着手下那只獒犬相救,恐怕也早就成为这黄浦江内的
冤魂了。

  季连城那个王八蛋,这些年生意是越做越大,手上也不知道染了多少无辜者
的鲜血,老了老了,竟然还给他混了个什么十大良心企业家!真他妈的,这世道,
良心都喂狗了吗!他当时从江底爬上来的时候,不是没想过要去找季连城报仇,
可是连续三次连对方面都没见到,第三次还把腿给弄折了,这报仇的心思才淡了
下来。

  只是想到有生之年,都没办法收拾那个王八蛋,心中的怒气,总是不能平息。

  「呜汪!呜汪!」正当他在感叹往事的时候,只听到二毛在岸边叫道。

  「怎么了?」

  老张头拖着残废的左腿,快步走上前去。

  见他到来,二毛连忙用狗头指着江中示意。

  只见江岸边,一名身穿黑色晚礼服的大美人,正静静的趴在哪里,也不知道
死了没有!不得不说豪车就是豪车,虽然整个车都被撞飞了,可是身处其中的季
若熙,只不过是被撞击的时候受到震荡晕了过去,全身上下都没有什么伤势。

  当她跟着车子沉到江中的时候,被冰凉的江水一浇,这才清醒了过来,连忙
打开车门跑了出来。

  可季若熙虽然在学校内也是游泳健将,但是毕竟被撞击的后遗症还在,努力
的爬到江面上,就再也没了力气,刚刚游到岸边,就再也没了力气,晕倒在这里。

  黑色的晚礼服本来就是露肩的,现在在江水中浸泡了以后,更是完全的掉落
了下来,将季若熙胸前那件紫色蕾丝边的胸罩显露了出来。

  「这是哪家的闺女,怎么晕倒在这呢?」

  老张头连忙赶到江边,准备将季若熙救起来。

  他伸出不怎么利索的手将季若熙扶了起来,这才发现,这闺女,长得真好看
啊!

  简直比电视里的那些明星都好看!

  老张头探了探季若熙的鼻息,呼吸还算匀称,应该是一时脱力,休息休息也
就好了。

  他想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以联系的方式,二毛汪汪的给他叼来一个Lv的定制坤
包。这应该是从那辆沉底的玛莎拉蒂里面飘出来的,老张头连忙打开,准备看看
里面有没有什么身份证明。

  『绿源地产财务经理──季若熙!』他咬牙切齿的读出这几个字,本来慈祥
和蔼的面容,立刻变得犹如九幽恶魔般恐怖!

  这些年,虽然没办法找季连城报仇,但是对于他的消息,老张头还是时刻注
意的。

  当然,作为上海的首富,政府力捧的明星企业家,要知道一些季连城的消息,
实在是太简单了。

  季若熙作为季连城的长女,自然也是媒体重点采访的对象,只不过她平日低
调,基本没有在媒体上露过面。

  老张头一把将她身上那湿漉漉的晚礼服撸下,露出那晶莹如玉的肌肤!

  「季连城啊季连城,老子虽然报复不了你!但是现在你女儿落到我手里,也
算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了,老子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她!哈哈哈哈哈!」

  「这是哪里?」

  季若熙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睛,她记得自己好像是被车给撞了,然后掉到了黄
浦江中,可是紧跟着自己从车内爬了出来,游到了岸边。

  然后呢?

  突然,她才发现一件事情,自己的外套,好像不在了。

  整个人全身上下,只穿了一套紫色蕾丝的内衣,将自己曼妙雪白的身躯,完
全的暴露了出来。

  「我的衣服呢!」季若熙顾不了去想自己怎么会落在这间看起来非常肮脏的
小屋内了,准备赶紧的去找自己的衣服。

  可是刚刚准备站起来,才发觉自己的脖子上面,被套上了一个铁质的项圈,
项圈上,拇指粗的铁链将她锁在了地上。这条铁链跟地面只有一米多一点的长度,
以她一米八一的身高,根本休想站得起来。

  「混蛋,到底是那个混蛋敢这也对我!」

  季若熙愤怒了!

  想她堂堂绿地集团大小姐,身家数百亿的白富美,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人们追
捧的对象,几时遭受过这也侮辱性的待遇。

  她连忙蹲下来仔细研究这铁链,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解开。

  季若熙蹲在地上不死心的摸索着铁链,希望能找到某个松开的焊接口。

                (二)

  老张头刚刚将自己所有的积蓄全花掉了,去外面买了一大堆以前用过的驯兽
物品,季连城欠他的,他都要在他女儿身上讨回来。

  老张头刚刚打开自己地下室的房门,就看到一个雪白的大屁股仰天翘着,可
爱的季大小姐,正撅着屁股趴在地上,想找到铁链的脱落口。

  因为季若熙找的全神贯注,甚至直到老张头走到了她的身边,她都没听到。

  『啪!』『啊!……』屁股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疼,季若熙连忙捂着屁股跳起
来。

  「啊……」可是大小姐却忘了,她的脖子上,可还拴着那条铁链呢!

  所以后果就是,她刚刚准备跳起来,结果脖子上的铁链一拉扯,又把她拽回
了地面上。

  「臭母狗!大爷回来了!还不赶紧的把身上的破烂脱了!」

  老张头手中拿着皮鞭,对着蹲在地上捂着屁股的若熙大小姐吼道。

  「你是什么东西,知道我是谁吗!赶紧的把我放了,不然……啊!」

  季若熙勃然大怒,看面前这老头的样子,根本就是个老乞丐,竟然敢如此对
自己,简直不想活了。

  可是还没等她报出自己的身份,老张头就又是一鞭子对准她抽了过来,瞬间
一道血痕就出现在她那光滑的玉背上。要知道当年兽王张在上海城,那也算是一
号角色,据传他们家大清朝的时候,就是给皇家看木兰围场的,无论多么凶猛的
野兽,就没有张家人训不出来的。

  老张头这手驯兽鞭,那可是经过了几十年的操练,就凭季若熙这点功力,想
要反抗,实在是差太远了。

  「呜呜,不要打了!呜呜呜!好疼啊!」

  几鞭子抽下来,大美人已经再也没有了半分嚣张跋扈的模样,哭的梨花带雨,
抱着膝盖蹲在哪里只知道哭喊了。毕竟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挨过这样的毒打。
老张头手中的皮鞭,那可是平日用来训狗的,就算是壮汉,挨上三五鞭也要落泪,
更何况这么个娇滴滴的大小姐。

  「少废话,臭母狗,快脱!」

  哭泣的季若熙大小姐显得更加娇羞动人,如果给那些追求者看到她现在的模
样,肯定是连天上的星星都会摘给她!

  可惜,对于老张头来说,这个女人既然是季连城的女儿,那么就是老天派她
来赎罪的,自己根本不用把她当人看。

  「我……我……」季若熙用两只饱含泪水的双眼盯着面前的老头,希望可以
打动他。

  虽然是一名顶级的白富美,可是至今为止,她可是连男朋友都没谈过,在这
糟老头子面前赤身露体,实在是放不开。

  「混蛋!作死吗!还不快脱。」

  老张头根本就不会所动,又是一鞭子抽在她身上。

  后背火辣辣的疼痛告诉季若熙,自己要是再不脱,面前这个死老头,真的会
抽死自己的。

  她颤巍巍的伸手到背后,将自己的紫色胸罩解开。

  「把手拿开,用手挡着做什么!」

  老张头不满意的用软鞭指了指她挡在双峰前的双手。

  「我……」季若熙有些迟疑,可是眼看着老张头又举起了鞭子,她这才不得
不松开了环抱在胸前的双手。

  只见一对挺拔的玉兔耸立在胸前,盈盈一握的乳房如同一对玉瓷碗般倒扣在
胸前,乳房顶端两颗嫣红的乳头呈现出娇艳的粉红色,几乎可以说是中国女性梦
寐以求的完美胸型了!

  「呸!这么小的奶子,你这个母猪是怎么当得!」

  老张头不满意的啐了一口。他本来就是个巨乳爱好者,当年找的老婆子也是
十里八乡最大的一双奶子,季若熙的奶子虽然有着 C罩杯的完美杯型,可是对他
来说,却是显得太小了。

  『以后看来要好好调教这个该死的母猪了,还好老子有先见之明,从奶牛场
那买来了奶牛的催乳药。』老张头愤恨的想到。

  「还有骚逼呢,快脱!」想到这里,老张头狠狠的说道。

  「我,我站不起来!」季若熙蹲在地上,双手垂在身边,娇泣着说道。

  「少扯淡,快脱!」

  老张头根本没有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一鞭子抽在她的乳房上面。

  「啊!……」季若熙抱着右奶在地上蹲着惨叫,刚才后背上的痛楚,好歹还
能忍受,可是现在奶子上面的剧疼,真的让人受不了啊!

  她那只精心呵护,从来都没有暴露在别人面前的奶子,竟然被一个粗鄙的老
叫花子用鞭子直接抽出了一道血痕,刚才鞭稍正好打在她的乳头上面,将那粒粉
红色的奶头都给抽肿了。

  「还不快给老子脱!」

  在老张头的淫威下,季大小姐只好蹲在地上,耻辱的抬起一只美腿,将内裤
给褪了下来。

  「这才对嘛!一只母畜,需要穿什么衣服,你还当你是人啊!」

  老张头这才乐呵呵的走到她的面前,用手抓住季若熙的右奶,捏住了那颗已
经肿起来了的奶头。

  本来她的乳头只有黄豆般大小,而现在因为肿了的缘故,已经有蚕豆大了。

  「疼!」老张头丝毫没有在意因为疼痛已经导致面部有些扭曲的季若熙,将
她的奶头捏在手指间。

  已经被抽肿了乳头被大力的揉捏起来,老张头宛如挑剔的买家在挑选上等猪
肉一般,将季若熙的两只奶子抓在手里。

  「你这骚货,奶子也长得太小了,都不够玩的!」

  季若熙被捏的泪水汪汪,想要有心反抗,可是却又有些怕他继续虐待自己。

  要说她的奶子,其实真的不算小了, C罩杯的乳房,就算是一只手也难以掌
握,玉瓷碗装的奶型,也是完美无比的形态。

  这双奶,可是那些名贵大少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而现在,却被一名拾荒的
老者捏在手中任意把玩。

  捏了一会奶子,老张头这才回过神来,已经很多年没玩过女人了,实在是有
些性奋。

  「把双腿分开蹲好,用两只手把逼分开,老子要看看你这骚货的逼!」

  「啊!」季若熙虽然料到自己今天清白很可能不保,但是却没想到这老头竟
然如此变态,要知道至今为止她可都还是处子之身,这样的屈辱,实在是有些过
分了!

  「杵着做什么,作死吗!」

  老张头将手中的鞭子甩了一个响亮的鞭花!对着她恐吓道。

  『罢了,反正现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还是先妥协吧!等老娘出去,再将这
个老王八蛋碎尸万段!』好汉不吃眼前亏,更何况季大小姐这么多年,也没有受
过这样的虐待,为了免受皮肉之苦,还是识相点好了!

  于是我们可爱可敬的季大小姐,就屈辱的听从了这个乞丐老头的命令,双腿
分开摆出一副撒尿的模样,但是面对将双手瓣逼的命令,她实在是有些下不去手。

  季若熙的双手默默地像自己的两边阴唇伸去,可是快要触摸到的时候,却又
停住了趋势。

  「找死啊!」没有丝毫怜香惜玉心情的老张头,直接又是一鞭子抽在她的左
奶上面,将左边的奶头也抽肿了。

  「啊!」季若熙被打的全身冷汗直冒,整个人眼前发黑!

  「快点,不然老子下一鞭就抽肿你的贱逼!」

  奶子被抽就已经如此疼了,如果被抽到逼上面,那该是何等残暴!

  季大小姐吓得花容失色,哆哆嗦嗦的将双手按到自己的大阴唇上面,眼一闭
心一横,将自己的两瓣大阴唇分开,露出里面那二十五年来都从来没有在人前显
露过得桃园秘境。

  「啧啧!什么千金大小姐,不过是头发骚发浪自己瓣逼求操的贱货罢了!」

  老张头调戏的说道,说完就用鞭稍点了一下那裸露在外的阴道。被点到的阴
道口如同婴儿嘴唇般开始收缩,季若熙的双手不自然的想松开自己的两边阴唇。

  「给老子瓣好,要是敢松手,我抽肿你的贱逼!」

  被这个暴戾的老乞丐一吓唬,她连忙死死的按住自己的两边阴唇,不敢再有
半丝松懈。

  毕竟这老家伙,可是真的会说到做到啊!

  老张头蹲下身来,用手指点了点季大小姐守卫了二十多年的阴道,感叹道:
「看看你这贱逼,毛长得这么多,可见天生就是个骚货!」

  对于自己的私处,季大小姐可是每天都精心护理过得,虽然她至今为止都没
有交过男朋友,但是在国外留学多年的她,对于这些男女之事却并不陌生,私处
的阴毛也是每个月都精心修剪,整个下体宛如土话一般。

  可是在这老乞丐眼里,哪有女人的毛能长成这样!

  老张头伸出手指对准她的阴道内捅去,干涸的阴道从来都没有遭受过异物的
侵袭,就算是一根手指也很难塞入。

  「唔……」季若熙咬着牙强忍着阴道的疼痛,还是处子的她,阴道内狭窄异
常,又没有淫水的滋润,所以哪怕只是塞进一根手指,也是如同破瓜般的疼痛。

  「你这骚货难道还是个处?」

  老张头的手指刚刚塞进去一个半指节,就感觉遇到了一层薄膜防护,心中有
些诧异的他连忙将手指抽出,对着季大小姐问道。

  「恩,我还是处女,大爷你行行好,放过我吧!我给你钱,一千万好不好!」
季若熙这时候连忙喊道。

                (三)

  「贱逼,给老子跪好!」

  她不说钱还好,一说到钱,老张头就想起来当年被逼得家破人亡的自己。

  要不是季连城那王八蛋为了钱,自己何至于此。

  季若熙有些发愣,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怒了这个老乞丐!

  「给老子跪好,母狗,像狗一样的跪好!」

  见她还在发懵,老张头气的火冒三丈,直接拿起鞭子对准她抽了起来。

  「我跪~我跪!不要打了~呜呜!不要打了!」

  大小姐被他状如疯魔般的表情给吓傻了,赶忙哭泣着跪爬了起来。

  只是这么短短瞬间,她身上就又多了七八道鞭痕,雪白的肌肤上,到处是横
七竖八的血痕。

  老张头狠狠的发泄了下心中的戾气,这才有空暇来玩弄地上的这只母狗。

  季大小姐被铁链拴住了脖子,所以导致她根本没可能站的起来,现在整个人
爬在地上,完美的曲线映射着她光滑的娇躯,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明艳动人!

  老张头大马横刀的坐到了她的面前,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

  顿时,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瞬间弥漫了开来。

  毕竟一个老乞丐,自然不会多么讲究个人卫生,鸡巴上面沾满了各种污秽,
那股味道,简直跟公共厕所差不多。

  季若熙扭头向让开,这股味道实在是太冲人了,可是还没等她有动作,就看
到面前的老恶魔又举起了手中的鞭子。

  吓得她赶紧的屏住呼吸,不敢再有半分动作。

  老张头将自己软哒哒的鸡巴翻开,龟头里面全是白色的包皮垢。

  「贱狗,快帮主人舔鸡巴!」

  他用那软塌塌的鸡巴在季若熙的脸上甩打着,令人作呕的包皮垢拍打在大小
姐那绝美的容颜上,渲染出灿烂的色彩。

  季若熙现在的头脑已经有些发懵,可是要让她帮这样一个老东西舔鸡巴,实
在是超出她的心理底线。

  毕竟她可是冰清玉洁的大小姐,这个老乞丐若不是机缘巧合,连见她一面的
资格都没有,现在要帮这个老东西口交。

  季若熙暗暗发狠,准备张口将这老东西的鸡巴一口咬断,她当年在美国见过
这样的案例,强奸犯因为鸡巴被咬断而导致休克死亡,被害人这才得以脱身。

  不过就在她忍着恶心和恶臭准备咬向那条令人作呕的鸡巴前,老张头竟然身
手敏捷的缩了回去。

  「你这个贱逼,还想暗算老子!」

  老张头常年在社会的最底层跟人尔虞我诈,几乎已经修炼成精,季若熙以为
自己隐藏的很好,但是却不知道自己刚才狰狞的表情已经出卖了自己。

  计划败露,季大小姐也开始露出自己外柔内刚的一面。

  「老东西,你最好现在就放了姑奶奶,不然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不错,这样才够味!训狗!爷们可是最拿手的!」

  老张头哈哈大笑,走到门口,从里面掏出一根注射器来。

  「你,你想做什么!」

  季若熙恐惧的向后退,可是脖子上的铁链却限制了她的活动范围,她只能双
手抱膝惊恐的看着那老头。

  难道里面是毒品?

  「这可是我在养猪场买的母猪发情剂,不知道给你这只母猪注射了之后,你
还能不能这么狂傲!」

  老张头举着注射器哈哈大笑。

  这种母猪发情剂是早就禁止使用的伪劣产品,因为这玩意虽然可以加速母猪
的发情和产卵,但是也会对母猪的雌激素造成强烈大干扰,从而造成一系列不可
控的后果,已经早就被停止使用了!

  不过嘛,老张头哪管那么多!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季大小姐慌乱的挥舞着手臂想反抗,可是只能蹲在地上的她,又能发挥出几
分战斗力?

  老张头拿着绳子,直接将她的双手捆到了背后,然后又在她双腿的膝盖间按
了一块木架,将这位千金大小姐直接摆成了跪趴在地,双手反绑在背后的模样。

  然后他就拿起哪管注射剂,对准季若熙雪白的大屁股扎了进去。

  『嗷!』季大小姐发出了类似母猪般的嚎叫,毕竟这老家伙,用的可不是给
人打针的针管,而是给母猪打针的针管啊!

  这种劣质的发情剂果然厉害,老张头针管内的药剂还没有打完,季若熙就已
经双眼发红,两个奶头微微鼓起,就连那两片大阴唇,也开始呼扇呼扇的冒着热
气。

  要知道,这一针管药剂,可是标准配的三百公斤母猪用的,季大小姐全身上
下不过五十来公斤,几乎是标准用量的六倍。

  当一针管药剂打完后,季若熙已经开始双眼迷蒙的发浪了!

  「我要!我要!操我!操我!」

  这还是药剂刚刚开始发挥作用,老张头这才志得意满的走到她面前,拎着她
一头秀丽的长发将她的脑袋举到了自己的鸡巴跟前。

  现在的季若熙,已经完全的进入了发情状态,刚才那还令人作呕的鸡巴,现
在在她眼中,已经变成了无上的美味,虽然脑袋被老张头拎着够不到,但是还是
努力的伸着舌头,想舔到那根鸡巴。

  「鸡巴,给我,鸡巴,给我!」

  「贱狗!」老张头将她狠狠的扔到地上,然后这位大小姐就供着双膝,用虾
米似得步伐跪倒了他面前,伸出舌头死命的叫道:「鸡巴!鸡巴!鸡巴!」

  老张头感觉自己的鸡巴被她直接含到了口中,软塌塌的鸡巴在那根丁香小舌
的包裹下,竟然慢慢的恢复了生机!

  感觉到口中的鸡巴越来越大,季若熙也是更加卖力的舔舐起来,整个人如同
发情的母猪,两个奶子在胸前傲然的挺立,那一对肿胀的乳头,更是充血涨的如
同红艳艳的草莓。

  那些恶心的包皮垢,也被她狠狠的吞进了肚子里,这些最污秽肮脏的东西,
对于现在的季大小姐来说,简直就是最上等佳肴。

  老张头的鸡巴慢慢的硬了起来,直到季若熙的小嘴几乎都吞吐不下!

  他当年可是号称金枪不倒,这些年虽然因为岁数的原因萎了不少,但是一想
到在自己胯下舔鸡巴的竟然是仇人的女儿,这种刺激感,竟然使得他重镇雄风!

  足足有着二十公分的大鸡吧,完全的硬了起来!

  季若熙的小嘴已经完全的包裹不住这条恐惧的阳具,可是她还是拼命的吞噬
着,甚至恨不得用喉部肌肉来吸收它。

  尽管被鬼头插到喉部弄得干呕连连,但是她依然坚强的想将这根鸡巴完全的
吞入口中!

  「别闹!转过身来!」

  老张头如同对待母狗般拍了拍季大小姐的脑袋。

  「嗷!嗷!」被过量的发情剂摧残的季大小姐,已经失去了语言的本能,只
会按照最原始的性本能运动。

  她跪在地上转过身,将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如同求欢的母畜,还本能的摆
动着屁股。

  只见刚才还紧紧闭合的处女阴道,已经完全的绽放开来,露出了大概有五毫
米左右的裂缝,阴道口的淫水湿漉漉的往下滴着,本来应该隐藏在阴唇内部的阴
蒂,也跟充血的绿豆似得,臌胀涨的裸露出来!

  「你这母猪,果然是骚得很了!」

  老张头微笑着用手指捏了捏那已经膨胀起来的阴蒂,季若熙的口中,顿时发
出嗷嗷的嚎叫!

  「季连城,今天,就先用你女儿的处女,还老子当年的第一笔债吧!」

  说完,他就挺立起那好多年都没有硬起来的阳具,直接插了进去。

  季若熙的阴道内部,早就已经淫水连连,湿滑的不成样子,老张头轻而易举
的就将自己的鬼头插了进去,然后就遇到了那层象徵着贞洁的薄膜。感受到阴道
口那火热的瘙痒,季若熙连忙晃动着屁股,希望背后的人能赶紧的一插到底。

  可是感受到了她的动作,老张头突然有了个注意。

  他立刻将龟头稍微退了一点点,卡在阴道口处!

  季若熙现在药效已经开始完全发作,她已经被欲火冲坏了脑子,眼看就要感
受到那根可以止痒的大鸡吧,竟然又退了出去,如何能忍!

  她赶紧的撅着屁股,努力的往后仰。

  可是刚刚仰到一半,那层处女膜有死死的挡在龟头前面。

  如果是正常的情况,现在的季若熙肯定会一下子顶到底,直接将自己的处女
膜顶破为止。

  可是现在,她的双手被反绑着,整个人完全靠腰部后仰的力道,根本使不上
力道。

  老张头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骄傲美丽的大小姐,如同煮熟的龙虾,拼命的后
仰,好让自己的处女膜能够被体内的鸡巴冲破。

  季若熙的两只膝盖已经磨得青肿,腰肢因为长时间的后仰也开始变得红润,
可是那层处女膜,还是如同最坚固的盾牌,死死的卡在龟头上面。

  老张头被刺激的差点射了出来。

  『再等一下,再等一下!要是下次这个母畜不行,老子就自己插了!』他心
中如此想到。

  『嗷!』终于,在季大小姐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她的处女膜,终于被捅破了,
巨大的阳具一插到底,她发出了性福的吼叫声。

  与此同时!被摩擦了半天的老张头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插入了阴道深处,积
攒了数年的精液,瞬间喷洒在她的阴道深处。

  「嗷!嗷!」这股精液足足喷射了数十秒钟,花心被冲击的季若熙,也终于
发出了性福的嚎叫。



[ 本帖最后由 荆棘之恋 于 2020-6-27 20:3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24
TOP

一篇17年的文,论坛里没有,发出来分享给各位狼友,排版弄了快半个小时,累死了
另外,我这里没有后续,就和大多数的H文一样,他太监了

[ 本帖最后由 839981581 于 2020-6-8 11:28 编辑 ]

TOP

楼主发文也确实辛苦,支持一下,再次感谢!!

TOP

这个作者写虐文,调教之类的挺不错的,在起点叫永恒的恒星

TOP

谢谢楼主分享,.楼主发资源辛苦了,文章内容精彩

TOP

谢感谢楼主排版发出来,谢谢楼主!好的呢,有些发出来都是密密麻麻的,结果楼主还把排版了

TOP

楼主,这篇文章会有后续吗,期待这篇文章的后续

TOP

引用:
原帖由 w292853457 于 2020/6/30 04:48 发表
楼主,这篇文章会有后续吗,期待这篇文章的后续
没有,这又不是我写的,我也想要后续啊

TOP

就喜欢看这种调教高傲千金的故事,够辣,有情调,代入感强,希望可以有后续,多开发开发,什么露出调教,持续兴奋那种性虐文最精彩了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7-8 18:05